顶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攻心为上,老公诱妻成瘾 > 第486章,老牛要吃嫩草芽

“文倾和你那个继母水火不相容,这你比我清楚,他有多憎恨这个女人,他会来找我,就是知道我认识的人多,让我帮他一个忙,把那个女人抓起来,只是去干这事儿的人,不得力,出了点意外,不过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你和文倾反正也不喜欢那个女人,现在没有了更好,省得碍眼。”

顾北没注意宗景灏的脸色,只是觉得包厢里的气氛,莫名显得有些冷,心情有些燥,好像是站在门旁的三个女人碍了眼,朝门口沉声喊经理,“把人弄出去,看着碍眼。”

经理带着几个属下将人都拽了出去。

宗景灏微瞌的眼皮一挑,瞳孔翻滚着深不见底的漩涡,“顾老板果然不一般,现在上头风声紧,扫.黄.除恶的横幅挂的到处都是,这场子照样开,绑架人的事情,也敢迎风作案。”

“这不都是为了帮文倾一个忙吗?

他的身份也不好亲自上,借了我的手。”

顾北仰靠在沙发上,扭头看过来,“宗总今天来,真的是为了寻乐子的,还是……” 不是知道文倾和宗景灏的关系,他不会这么坦白的说,这事儿多少都有影响,他说的时候也是在心里斟酌过的。

如果他有所隐瞒,而宗景灏从文倾嘴里听到,他就里外不是人了。

“顾老板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?”

目光相撞,电光石火,顾北愣了一下笑道,“来我这里的,当然是寻欢作乐了。”

“顾老板今天可是让我有失所望。”

宗景灏舌头卷过门牙,邪肆的痞劲比顾北更甚,他话锋毒,姿态从容,“现在不如从前,顾老板谨慎点,别被人挡枪使了却不自知。”

顾北神色一凌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怎么听他这都是话中有话?

宗景灏起身,苏湛沈培川也跟着站起来。

他目光冷冷落下来,“顾老板,抓一个人这么简单的小事,来找你办,是他不方便呢,还是在风头上不敢自己动手?”

顾北的眼睛一眯,他什么意思?

文倾是利用他的?

“宗总在说笑吗?

那是你舅舅,你不向着他,反而向我,你以为我会信吗?”

文倾是他舅舅,来掀文倾的低,是来试探他的?

这个时候顾北不敢轻易相信宗景灏的话,毕竟他和文倾才是一条船上的人。

“信不信都随顾老板乐意,我只是不忍心再看到有人被利用,而不知而已。”

他话中有话,点到为止,“今天还是感谢顾老板的盛情款待。”

“盛情谈不上,都没让宗总玩开心,下次来,提前通知我,一定安排好,让宗总玩痛快。”

顾北有些心不在焉,如果宗景灏那话是话里有话,这句就是很明显的提醒了。

而且这个再字用的也很其妙,什么意思?

他之前有人被文倾利用过了,而且自己不知道?

“宗总能给我解个惑吗?”

忽然顾北喊住已经走到门口的宗景灏,他站起身走过来,“宗总是知道什么内幕吗?”

宗景灏意味深长,“不知道顾老板听说陈清的事情没有。”

“虽然捂的严实,不过圈子里的人没有人不知道,到了这把年纪,什么都没了,也是够惨的……”不过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,觉得有地方不对劲,他忽然提起陈清是什么意思?

“你的意思陈清落到这个下场,和文倾有关?”

宗景灏弹了弹并没有尘埃的衣领,表情和语气皆意味深长,“我这么说了吗?

顾老板可别给我添麻烦。”

顾北很快明白过来,他这是有顾虑,文倾怎么说都是他舅舅,怎么能这么公然掀低。

苏湛合适宜的插了一嘴,“这文倾就是年纪大了,爱管闲事,别人的婚姻大事他也想管,不喜欢还带硬塞的,倚老卖老也是够惹人烦的。”

听了这么久,苏湛也听明白了,宗景灏在使离间计,让顾北和文倾反目成仇,彼此猜疑,他坐收渔翁之利,等到两人两败俱伤,他在出手。

前面宗景灏已经抛出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