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头男就差气死,对着他的主子,那个卷毛男叫道,“宙拉恩执事,这个老家伙坏的要死,请你下令,把他俩给打入地狱吧!”

卷毛男一点头,对着身边十几个男男女女的天使说道,“各位,虽然我们不是士兵,但是我们贵为姜国的高等天使,又是天施教的众员。”

“岂能容忍东方的低等生物,在我们这里为非作歹。

大家听我的号令,修法的等下一起念咒语。

修武的,给我可劲的进攻。

决不让东方的低等人在这里横行霸道。”

众教员立即激动的大声答应着。

为了显示出他们是在做维护姜国尊严的事,这些家伙还对着过路的天使们,大声的喊叫着。

“各位路过的先生们,女士们,请停下你们珍贵的脚步,看看我们是如何修理这两个低等生物的。”

“对对,大家听好了,我们虽然不是姜国的士兵,但我们天施教向来是行侠仗义,对于有损我姜国利益的事,我们是坚决制止的。

大家说我们做得对不对?”

那些普通的姜国天使,听到这话,都立即停下来,指着蓝天两人,好一阵嘲笑。

“哎呀,真没想到,这两个东方低等的家伙,竟然敢在我们姜国空中飞行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“是呀是呀,丑陋的黄皮肤,滚回你们东方去。”

姜国也不全部都是天使,也有不会飞的家伙,这些不会飞的,一是天生就笨,光有翅膀却飞不起来。

还有就是天生的残疾,生下来没有长翅膀。

或者说以前有翅膀的,打斗中或生病中被砍掉了。

再有就是黑皮肤的家伙们,这些黑人的祖先不是姜国人,是没有翅膀的,是被姜国人抓过来的奴隶。

时间长了,奴隶们翻了身,虽然有了自己的土地,但是在白人面前,这些黑人们的地位还是非常低的。

他们常常被白人们当狗一样的欺负着,不过你别看他们被白人欺负着,但是他们照样狗眼看人低,瞧不起唐国人。

这会儿,这些黑人一个个在地上,仰起头,也跟着白人一起嘲笑起蓝天他们来。

“主啊,我真不敢想象,谁给这两个东方家伙的胆量,竟然敢在我们高贵的姜国天空中飞行。

这不是污染了我们姜国的新鲜空气么!”

一个黑鬼张开双臂,咧开那吓人的大嘴,夸张的说道。

旁边一个女黑鬼像个大腥腥似的,先是激动的跳了几跳,然后龇起牙齿,仰天大呼着。

“哦,上帝,这两个低等的生物,刚刚在我们头顶上空飞过。

那岂不是说,我们这些高贵的身份,被这两个低等的家伙,给污染过了?”

“上帝啊,我不活了!太污辱人了,怎么可能让两个跟狗一样,低等的东西,进入我们高贵的姜国上空呢!”

一个黑老头直点头,“是呀是呀,我最亲爱的,最尊敬的执事大人,你们快点动手打吧,将这两个可恶的低等人,打入他们应该去的地狱吧!”

卷毛男听到众人的呼唤后,他神气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剑,对着手下喝道,“各位听令,给我攻!”

随着他的话落,一时间念咒语的念咒语,拔出大刀进攻的进攻。

老痞子打不过那些五翼天使,但是对于这些小不拉几的天使,他还是打得过的。

要知道,这群人中,最高级别的,就是那卷毛,才是四翼天使。

而且只有他一人是四翼天使。

还有一个是他旁边那个女的,也就是那个一开始嘲笑蓝天两人的长发女,是个三翼天使。

其余的都是二翼天使。

这样的天使战队,对于唐国一般的武仙来说,是个不小的麻烦。

是对于上亿年的老白龙来说,却根本不叫事儿。

他看到对方念咒语了,也跟着鬼喊马叫了起来,“天皇皇,地皇皇,我是太上老君他老娘。

千万神灵听我令,快的要了鸟人的命!”

当然没有什么神灵被他念出来的,不过这货毕竟是头老龙,有